甜酒不醉

是一条有声的更新🌚

-上原teki-:

ysfy采访的鬼屋和~


我已经唱出来了✊

22:

第四张我真的觉得我应该c位出道

【奶尤农汤】玩火自焚

自娱自乐的产物 突发奇想的车🚗🚗
链接见评论

【奶尤农汤】竹马动了心(下)

啊,糟透了。这一团糟的心情该怎么收拾。
这算是顺利隐藏自己心意了吗?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好难,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纠结不停。实际上很害怕,很不安,被动摇被搅乱的只有自己。
以后陈立农会因喜欢他人而和自己此刻的心情重合,想到这里尤长靖不由自主的一阵酸涩,渐渐视线被泪水模糊。分明知道单相思是没有结果的,可是,还是好喜欢。
陈立农在找遍学校各个地方终于在天台找到了尤长靖,推开天台门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走到尤长靖身前酝酿着接下来要说的话,却被尤长靖抢了先。
“刚刚那个告白太逊了,你都没有反应哎。”调笑语气下是一览无余的湿润眼眶。
是哭过了吧,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到头来心疼的人是谁啊。忍耐了好久的心过于疲惫,看到尤长靖惹人怜爱的表情后彻底失控。
陈立农突然紧紧扣住尤长靖的肩膀,死死盯着着他道:“我喜欢你。”
“别闹了你干什么啊,还拿这个来取笑我。”尤长靖扯了扯校服衣角,但这次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向陈立农抛出白眼而是转移视线。
“虽然我知道刚才的告白是输掉游戏的惩罚,可我还是很高兴,能从喜欢的人口中听到喜欢。”陈立农双手不断摩挲着“长靖,每每在你身边并肩而行的时候,我总想去牵你的手。我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痴心妄想……”
陈立农感觉到左手五指间隙被盖上,是尤长靖牵上了他的手,而且还是十指紧扣。
“傻瓜,才不是痴心妄想。”
下一秒陈立农立刻露出满足的微笑,被阳光亲吻过的眼角散发着温暖。暖色调的笔刷在尤长靖心上重重划过,留下浓重鲜艳的痕迹。
“我可不可以亲你?”
“不可以。”
陈立农刚失望的垂下脑袋,突然嘴唇就触猝不及防感受到一片柔软。
“只能由我来亲你。”
偷盗唇瓣间甜美的采蜜人落下踮起的脚。
陈立农一下抱起尤长靖连续四个旋转,眼角的流露出的喜悦源源不断好似要淹没整片天空。
平凡和不平凡的日子里都有你的存在,是竹马是恋人更是彼此最为珍贵的存在,你的轮廓是我用一生去勾勒的画作。

【奶尤农汤】竹马动了心(上)

不是什么奇迹般的相遇,只不过是平凡的日复一日;每天都会见到这副相同的面孔却仍然觉得闪耀。
尤长靖住在陈立农对面的楼,不但是住所相近;两人从小在就一起长大直到现在正在读高中的年纪,所以说是竹马关系。
陈立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对自己的竹马动了心。
以前尤长靖还是个白白净净的小胖子的时候,他总喜欢逗弄对方。“阿靖阿靖,放学后一起去奶茶店吧!”眼前的人眼神里流露的明明是万般想去的神情,可用软软糯糯语调说出口的却是“不要啦,我要减肥,人生在世总要活的好看一点啦。”
真是要被打败了,其实是想去的不得了吧。
“好啦,那不去了。我陪你跑圈……”陈立农想了想又随即改口道“监督你跑圈,但是在跑圈前你还是要陪我去买一杯奶茶外带哦。”
“陈立农你这个烂人!死开啦!!”
“不逗你了不逗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陪你跑就是了,我们尤长胖真是一天比一天更凶咧。”
手攀上尤长靖的头发疯狂揉搓一番后立刻收到一记来自对方的白眼。
“你这个人真的是……”尤长靖欲言又止的模样被陈立农尽收眼底。
无论外形如何,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看的那个人。
之后每天尤长靖疯狂甩肉的模样陈立农可谓是这一伟大过程的见证人了。
但是减肥形象得到大转变后,尤长靖从陈立农一个人的甜心变成了大家的甜心。甚至尤长靖身边的异性也多了起来。本来和每个人相处的都很融洽现在外形可爱起来,说话声音又和柔嫩的果肉一样甜腻。谁又能不喜欢呢?
为尤长靖高兴又隐隐约约有些失落,自己一直偷偷藏在口袋里的珍宝一下被众人发现了。再也不是只有自己凑近嗅才能独品的那一份淳美,现在他香气四溢吸引了太多太多不速之客。
陈立农不太清楚自己心里这种难以抑制的躁动感是怎么回事,这是一种什么奇怪的心情啊。
不舍得放学后一起走回家最后各自分手上楼的时候,不习惯不能时时刻刻看到尤长靖的脸。从前是这样,最近越发不能忍。
直到某天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尤长靖红着脸,垂着眼睫毛微颤被同学逼迫继而直视陈立农眼睛说道“我喜欢你”,陈立农发现心脏不听使唤飞速跳动时才意识到自己对尤长靖那份一直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是喜欢。
原来我一直喜欢他。

尤长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对自己的竹马动了心。
一直打心眼里觉得陈立农是个只会损他的坏蛋,虽然偶尔……温柔。
时不时就爱调侃自己胖,小丁做事小叮当,自己吃胖的被陈立农吐槽也只能忍气吞声。 所以尤长靖下定决心一定要瘦给他看!这样就能让陈立农无话可说了哼哼。
“阿靖阿靖,放学后一起去奶茶店吧!”
尤长靖告诉自己要振作,就算是很想喝也不可以。说好的要减肥呢,不能去不能去不能去。要瘦要好看要陈立农刮目相看。
“不要啦,我要减肥,人生在世总要活的好看一点啦。”
结果又遭到日常调侃。
经过了各种痛苦的自律和锻炼,尤长靖终于瘦了!
出门像是踩在云端上,简直想一步三转圈来表达一下心中的喜悦。
“农农你看我今天这个造型ok吗?”对着镜子拨弄头发的尤长靖问道。
“搞什么啦,还特意卷头发哦。动作再慢一点的话我们就会迟到耶。”陈立农摸了摸鼻子“不过,很好看哦长靖。”
“真的假的啊,不过我也知道自己很好看,农农我觉得你很有眼光嘻嘻嘻。”这个人实在是经不得夸,陈立农暗暗想。
“真的啊,我的小宝贝最好看了。”坏心调戏一下,右手轻轻抚上尤长靖的脸颊一捏,“可是尤长胖这个称呼你一辈子也摆脱不了。”
小宝贝的称呼和捏脸让尤长靖不由的一阵心悸,陈立农眉目含笑的样子烙印在尤长靖眼中;一阵电流从身体窜过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下意识的对着陈立农就是一顿乱拍。
接下来的一整天脑海里回荡的全是陈立农的那句“我的小宝贝”,到晚上也没法好好休息,不受控制的满脑被陈立农占据。心跳的节奏慢不下来,尤长靖有点不太敢正视自己现在的感觉,这好像是“喜欢”?
尤长靖十分后悔,自己就不该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现在被逼着对陈立农说喜欢,这要怎么说出口啊?!
就算是玩笑话也无法轻易说出,尤长靖隐藏起自己的慌乱,背起微颤的手;迅速完成了一个深呼吸对上陈立农的眼睛说出“我喜欢你”。
全身燥热的不像话,没有办法平复因为刚刚那句话引起的神经混乱。要疯了,居然真的说出口了。捂住此时已经红透的耳朵,尤长靖在天台吹着风迫使自己冷静下来。